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2018年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报告

性情 时间:2019-06-05 浏览:
2018年,艺术学理论“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认真总结既往,坚持守正创新,朝着学理化、规范化学科发展目标不断探索、持续深化。在举国上下隆重纪念、热烈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总背景下,回顾和总结艺术理论和艺术学学科的不平凡历程,它的变革

  2018年艺术学理论“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认真总结既往,坚持守正创新,朝着学理化、规范化学科发展目标不断探索、持续深化。在举国上下隆重纪念、热烈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总背景下,回顾和总结艺术理论艺术学学科的不平凡历程,它的变革、发展与改革开放的深层关联成为该学科最重要主题。有关艺术史理论尤其是“一般艺术史”的探讨,则成为该学科另一焦点所在。

一 艺术理论

  2018年,艺术学理论在许多层面都体现了一个新的共性追求:守正出新。学界开始普遍正视影响学科立足的本质性问题,即学科的学理性与规范性问题,并努力通过深入而扎实的研究来解决问题。同时,学界重视回顾总结改革开放以来艺术学建设、发展的历史经验、事实,在历史的镜鉴中,进一步明确中国艺术学理论的学科发展方向。

  (一)改革开放四十年主题:砥砺前行,致敬时代

  艺术学在升级为门类学科之前,有一个加速发展期。正是改革开放,为艺术学学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加速发展提供了核心的、强劲的动力。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社会各界纷纷以此为节点,对自身进行历史的回顾与总结。艺术学理论研究方面也出现了不少关于“新时期”以来学科发展道路的整理与回顾,进一步明确了中国艺术学理论在过去四十年中形成的学科基本特征,即本土性与现代性交汇、理论与实践结合等等。

  王一川指出,改革开放四十年,深刻地解放了中国各个艺术门类和中国艺术学学科。与中国艺术门类潮的经历相应,中国艺术学学科经历学科恢复与重建、学科开放与发展、学科升“门”及学科门类开垦与耕耘等时段。当前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面临一系列差异化困扰,使得艺术学学科门类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学科门类景观。 王廷信指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文艺理论的核心命题是围绕人的价值的发现和个性解放的追寻而展开的。一批致力于中国传统文艺理论的学者从本土理论出发对人的主题做出回应;而以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为立场的国家意识形态对文艺的发声也成为建构改革开放40年文艺理论话语体系的重要力量。对于人的主题的重视需要在充分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的旨向中重新思考。

  (二)学科史研究:接续传统,展望未来

  总结20世纪以来中国艺术学的本土经验和学科特性,并就所存在的问题积极寻求解决方法与路径,在此基础上校定21世纪中国艺术学的发展方向,这无疑是当前艺术学理论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中国艺术研究院于12月举办“艺术学的中国经验:2018艺术学与美学全国论坛”,就艺术学的中国问题和经验进行深入对话。围绕“中国艺术学科发展史上的经验与得失”“中国艺术学科发展的西方参照”和“学科困境与解决方法”三个议题,来自全国各地40多位专家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研讨。大家认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以艺术理论研究的国家机构和身份召集业内专家学者,适时总结中国艺术学百年来形成的现代传统与经验特征,并就所存在的问题积极寻求解决方法与路径,这些工作既具有极强的学术针对性,又负有高度的历史使命感,深入贯彻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即“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自20世纪初期起,王国维、宗白华等前辈学人尝试引入艺术学科,到2011年艺术学升级为学科门类,中国艺术学在百年进程中历经引进、积累、构建和学科化等阶段,取得了长足进展,这其中多个学术机构都为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2018年,学界不约而同地回顾梳理自身的学术传统。

  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学与美学论坛”,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艺术学传统”为主题,邀请20多位专家学者共同梳理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六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由王朝闻、张庚、杨荫浏、冯其庸、李希凡、陆梅林等一大批成就卓著、影响赫赫的学者专家所确立的学术特色和所做出的历史贡献。大家认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理论风格之所以具有独特的学理特征与深远的学科影响,正在于前辈学人立足新中国文化建设,坚持人民文艺立场,在继承延安文艺精神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学术方法,最终形成了理论联系实践、史论研究相结合、注重学科布局与规划等开放的、科学的理论范式;而它的学术定位正是基于国家的文化意志和历史责任。正因如此,它才能不断以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深厚的学术积淀,从理论层面构筑起中国艺术学学科体系的基本架构,在全国范围内发挥出学科奠基和理论辐射的深远影响。

  王一川《思想之乡——兼谈北大艺术学科传统的渊源与特征》 一文更像是一篇散文式的学术史梳理,以一种“散点透视”的精妙构思,将情感的灵动与思想的激荡汇聚在艺术学科这个焦点上,映照出北大作为思想之乡在二十世纪中形成的学术气质与学科传统以及它们对艺术学学科的潜在影响。从艺术学院的地址移居为导引,文章游走在北大“心灵地带”和思想之乡乃至传统路标和艺术学人四个主题中,将北京大学的艺术学科传统置放在北大思想的大系统中来解读。文章所强调的是,北大的思想之乡传统呈现出思想原创的渴望、思想自由的环境、思想传播的自觉、思想者多形态、思想需要艺术形象滋润等特征;未来的艺术学人应将思想的原创性、理论思辨的开阔性与严谨度、人文底蕴的沉厚度与艺术形象的创造性和未来性等水乳交融地涵濡为一体。

  除了对各自的学术传统进行回顾外,学界也普遍地意识到对整个艺术学现代史的整理和接续的重要意义和价值。特别值得学界重视的是“接着说”。叶朗先生在接受访谈时提出,艺术学与美学的学科性质及学科历史决定了各自的研究都要体现中国眼光、中国立场、中国精神、中国特色,同时要有理论创造,提炼出具有强大包孕性的概念和命题,形成一个稳定的理论核心;“美在意象”重视“心”的作用,重视精神价值,这是对中国传统美学精神的继承;艺术学理论等新的创造应从前辈学者那里“接着讲”,要关注艺术家的人格和当代艺术经典,关注广大群众日常生活的审美追求 。在艺术学理论年会上,陈旭光从四个方面对中华美学精神和中国艺术精神进行了阐释,他认为,“传统是一条河”,文化有历时性和共时性两个方面,美学精神与艺术精神亦是如此。 陈池瑜则以各个时期为切入点,回顾梳理了中国艺术学研究和发展的近百年历程。他认为,了解我国艺术学发展的规律和特点,对于推动当代艺术学学科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和现实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