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

内地新闻 时间:2020-05-16 浏览: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银行频道-和讯网

  高管接连被查、不良贷款率上升、拨备覆盖率进入监管红线……转型之路上的吉林银行可谓命运多舛。

  5月8日,据中国检察网信息,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正厅级)涉嫌受贿一案由吉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掌门人被调查,公司的经营业绩也一言难尽。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9年该行资产总额3763.69亿元,贷款总额2544.59亿元。然而资产规模是上去了,可资产质量却在加速恶化。2019年吉林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2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9%,两项重要指标均超过监管红线,此外不良贷款率更是飙升至4.31%。

  导致吉林银行资产质量恶化的原因,或许与该行的高管近年来接二连三地出事有关。据《每日财报》了解,该行两任前董事长及副行长均因贪污受贿落马,这也从侧面说明吉林银行的内部存在诸多问题

  资产质量加速恶化,盈利能力持续下滑

  吉林银行成立于2007年10月10日,是由长春市商业银行与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等合并成立的城市商业银行。

  联合重组前,吉林省各城商行、城信社不良资产居高不下,历史包袱沉重,有些城信社资不抵债,实质上濒临破产。由此成立伊始,吉林银行就得到了吉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开始了跨区域和超常规发展。

  2007年,吉林银行刚成立时,总资产514亿元,存款余额449亿元,贷款余额318亿元。而截至2019年年末,吉林银行资产总额3763.69亿元,12年间,吉林银行总资产有了6倍多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吉林银行资产规模的最高点在2016年,2013年底至2016年底,吉林银行的总资产分别为2622.37亿元、2837.83亿元、3575.33亿元、4322.34亿元,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此后2017年开始连续下滑,2017年末总资产为3925亿元,比2016年末减少391亿元,同比下降9.06%。2018年末总资产为3619亿元,比2017年年末减少306亿元,同比下降7.82%。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

  据《每日财报》了解,在吉林银行资产规模下滑的同时,其资产质量也在急转直下。从2015年的1.5%持续上升,一路来到2019年的4.31%,尤其是近三年上升幅度高达2%,且出现加速上升趋势。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

  伴随不良贷款率上涨的同时,吉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开始持续下降,三年降幅接近90%。这也从侧面说明,吉林银行的资产质量正在加速恶化,如果不及时采取管理措施,后果将十分严重。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

  资产质量的加速恶化,也影响到了吉林银行的盈利能力。2018年,吉林银行营业收入87.19亿元,但净利润只有12.08亿元,同比2017年下滑62%。2019年,该行营业收入99.84亿元,净利润为12.42亿元。

  虽然数据略有好转,但仅有的增长是建立在2018年的低起点之上,通过该行净利润率走势,我们可以看到,吉林银行的盈利能力正在持续下滑。

三位高管均因贪污受贿落马,吉林银行资产加速恶化如何自救?

  除此之外,吉林银行的现金流也不容乐观。自从2017年该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正转负之后,吉林银行的现金流再也没有“站起来”过,持续为负。

  遭遇骗贷损失6.54亿,前董事长受贿被捕

  吉林银行原本是吉林当地最大的银行,为何就沦落成这个样子呢?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5年,彼时长波物流向吉林银行大连分行申请办理贷款5.80亿元,在办理贷款的过程中,长波物流向吉林银行提供了大连慎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慎明事务所)所出具的该公司2011年-2014年度的审计报告。

  而据公开媒体报道,这四份审计报告均为虚假报告。四份审计报告中的净利润和长波物流账面上实际记载的利润对比,发现长波物流在4年时间之内虚增利润竟达到14亿元。

  因为吉林银行没有核实长波物流的情况,截止2018年12月18日,吉林银行大连分行贷款本息至少损失6.54亿元。

  长波物流明明有这么大的问题,却为何能用虚假材料贷那么多款呢?这其中除了会计事务所的问题,或许也有银行的问题。有公开媒体报道,此次张宝祥的落马可能就与长波物流的事件有关。

  5月8日,中国检察网发布消息,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宝祥(正厅级)涉嫌受贿一案由吉林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白城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20年5月7日,白城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张宝祥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1月18日,吉林省纪委监委就宣布,张宝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次日,吉林银行便发布公告称,根据吉林省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张宝祥免职的通知》,经吉林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免去张宝祥吉林银行董事长职务。与此同时,吉林银行选举该行行长陈宇龙为新任董事长。

  高管接二连三出事,因内控薄弱问题屡遭处罚

  《每日财报》注意到,这已经不是吉林银行高管第一次“出事”了。

  除张宝祥外,吉林银行上一任董事长田学仁也因为贪污受贿落马。2013年11月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吉林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学仁受贿案一审宣判,认定田学仁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董事长贪污受贿,其他高管也不安分。

  2018年,吉林银行副行长兼党委委员王安华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借用企业车辆;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安排工作;违反廉洁纪律,搞权色和钱色交易、违规参与营利性活动、接受管理服务对象旅游安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经吉林省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吉林省委批准,决定给予王安华开除党籍处分;由吉林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一个好的管理层能够使企业的运作效率大大增强,带着企业走上坡路,而一个公司的高管频频出事,公司的资产怎么可能健康?至于吉林银行高管为何屡次三番出现问题,《每日财报》发函询问该行,但遗憾的是,并未收到公司回复。

  2019年以来,吉林银行及其下属支行被银保监会累计罚款90万元。被罚款的起因为未严格执行内控制度、贷款质量五级分类不准确、贷后管理不到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