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李宇春专辑都是性情:人总要为自己活一次(2)

性情 时间:2018-04-23 浏览:
李宇春:其实和林夕只是见了个面,没想过真能合作得成,不是带着一堆企划案去聊的。我先聊了一个“聋子”的想法,最开始做的那版唱片方案跟这个有关,就是有时候我会觉得很吵,尤其像现在,太浮躁了,很多人每天在

李宇春:其实和林夕只是见了个面,没想过真能合作得成,不是带着一堆企划案去聊的。我先聊了一个“聋子”的想法,最开始做的那版唱片方案跟这个有关,就是有时候我会觉得很吵,尤其像现在,太浮躁了,很多人每天在你耳边絮絮叨叨,有的说你应该坚持梦想,有的觉得你应该放弃,有的说你应该结婚生孩子,反正就一直指手画脚的,你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可能一部分人因为这些声音改变了,一部分人没有,但有一个人始终走得很好,你觉得他怎么这么厉害啊——但是,我想用一种讽刺的东西去表达,就是他根本不牛,因为他听不见,他是个聋子。我跟林夕讲了这故事,他觉得这两个字特别有意思,很感兴趣。他说:“聋子好,聋子特别好,我可以写这个题目吗?”当然可以了!

记者:林夕的话也不多,你怎么打开他的话匣子的?

李宇春:刚开始身边的人都还担心,因为陈辉阳很活泼,可是林夕不活泼,怎么办?陈辉阳说,不用担心,他看似没讲话,其实坐在那儿已经交流很久了,是一种感觉,一句话就通了。

记者:为什么最后放弃了“聋子”这个设定?

李宇春:我不想用看似很强势的态度去表示一个人多么不被诱惑,我觉得那不够“人”。这张唱片不管做成什么方案,它一定要“人”,哪有完全不受影响的人呢?除非他真的听不见。

记者:你这次给了我不少新的味道,我喜欢《当时》里的“让我丰盛了忆思”。这句歌词是一口气写成的?

李宇春:这句是一口气,但整首歌其实非常痛苦,基本上是最后完成的。本来我没有想自己填,还是希望可以多合作,但最后不行,还是我写吧。《当时》的Demo叫《刺青》。其实《刺青》也不错,但我想来想去都没有太强烈的感受,想到开会前,有了“当时”这个词,而且前面都特别顺利,“当时听着当时的月亮,我们还傻笑着说愿望”,结果第二段“当时一转眼已变成当时,我们两字也成各自”,就卡住了。

记者:为什么?

李宇春:因为是方向性的问题,这个地方不转,往下就是怨妇了嘛,类似什么“说好的幸福呢?我们的愿望呢?当年的美好呢?”哈哈,我还真写成了那样,所有人看了以后都问,李宇春这是你呀?我也觉得不是我,但谭伊哲做的编曲确实很哀伤,我的感受就是这样,不怪我怨妇。拖了不知道多久,最后才接上了“要感谢那些有你的故事,让我丰盛了忆思”。

记者:一下子转成了?

李宇春:创作过程当中,其实花了挺久时间去思考,并没有那么顺。

记者:那曲目的排序呢?就好像《当时》接《Say Goodbye》,我觉得特别顺,而且有种和过去告别的意味。你是不是有什么习惯?

李宇春:我是反复地听很多次,各种都试过,觉得应该这样排,没有总结过具体什么规则和习惯,就是一种感觉,我也很难讲明白这两首歌具体有什么关系。《Say Goodbye》我最喜欢的句子是“都是零星,都是性情”。

记者:唱这些歌的时候,有没有哪首唱得特别带感?

李宇春:我录得最好的是《Say Goodbye》和《当时》。基本上没人管我,就我自己一遍一遍唱,非常顺,没有打断说哪个地方要调整什么的,一气呵成。

记者:《当时》最后那句歌词是在向林夕致敬吗?

李宇春:嗯,那一句是我特意的设计,本来它最后一句旋律不是这样唱的,而是重复前面的“怀念当时的美丽”,所以它的字数是少的,甚至谭伊哲做完了编曲也都这样;但我特意写了“当时的月亮早已化作了阳光”,就是有致敬的意义在里面。拿到录音棚,我跟谭伊哲商量,说我写了11个字,不能按原来的方法唱,得创造一节旋律,然后我们反复试,最后试出了这句旋律。

记者:那《Hello Baby》里的爵士味儿怎么来的?

李宇春:拿到曲子的时候,它就是一支特别韩国组合范儿的东西,我硬让谭伊哲用管乐来做,一个复古范儿。你没看MV,MV拍得有点默片的感觉。

记者:我是这么解读《似火年华》和《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韩寒的版本强调“敢性”,有号召力;你的版本有种“私密性”,还是首小情歌,而且我对“还有什么永垂不朽呢”这句很感兴趣,你是怎么理解的?

李宇春:对,是这个意思呀。那句歌词我的理解是,每一分钟都是永垂不朽的基石,可这一秒我都已经错过你了,还有什么永垂不朽呢?所以它下一句接的是“错过的你都不会再有”。

记者:你的这种感受从哪里来的?

李宇春:哎,怎么形容才好呢?……比如说,你偶遇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你发现他变化特别大。其实你还记得当初你们认识的时候他的样子,可是近年来没有见面,突然看到他老了好多,他中间的经历你都没有参与,就会有那种“这样鲜活的你好让我伤心”的感觉,你突然有了感悟,原来参与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记者:所以这首歌才是绝顶悲伤的。可是MV为什么那么励志?就是有种“大家都别忘记梦想,放手一搏吧”的感觉。

李宇春:我明白,那是导演的设计。其实这次的MV我参与最多的是《Hello Baby》默片的想法,另外就是《似火年华》里奔跑的一段,脚本里没有,是我们去张北之后临时加的。导演有他的理解,挺好的,但是从歌曲创作者的角度,我可能有不一样的拍法。

决心 | 谁没哭过?咆哮也行!

当歌迷递过《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索要签名时,李宇春下笔不再那么随意了,而是慎之又慎。出道至今,她签过的碟何止千万,但《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显然有着别样的分量。

这是“李宇春工作室”成立以来的第一张专辑,它倾注了这群年轻人太多心血和汗水,“谁都憔悴过,本来说好了不能毙的东西,还不是毙了,怎么不费心?”

这场鏖战中,有人倒下,有人脱逃,更多人选择了孤注一掷。笑泪交织了大半年后,终于硕果滚烫。

记者: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这张专辑的企划人开了?

李宇春:嘿嘿,我们意见分歧比较大。从去年冬天开始,工作室不停地开会,收了很多歌,其中有两首是我自己挑出来的,一首是《海上的月亮》,一首是《当时》,但《当时》的Demo属于大流行,工作室的人没有跟我持统一意见,在这首歌上面,其实是我自己一直不死心,所以“Why Me”只唱了《海上的月亮》,后来还是想尽办法买到这首歌。等“Why Me”结束接着做唱片,我发现他(指企划人)打造的不是我,理解有偏差,彼此耗费了大量精力,他也实在干不了,那干不了就走吧,我自己来。

记者:一说这4个字,大家都傻了吧?

李宇春:工作室的人疯了!没有文案,没有企划,什么都没有,他们问你到底想干嘛?我就坚持一定要自己做,中间还压了一场演唱会,没有人不崩溃的。现在大家拿到这张专辑就像看到刚刚降生的婴儿,很想哭。

记者:具体难在哪几个点?